要成为野兽,首先要有经济基础

最近和家里领导一起刷完了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作为社畜大军一员,这部剧的每一集都让我产生了无比大的触动。看这部电视剧,关注的重点不应该是剧里演出来的那一部分,而是没有说的部分。最后的结局看似喜剧,但每个人都无法逃离。

剧中唯一能被称之为『野兽』的大概只有橘海寺和他的妻子橘吴羽,活得那样坦然纯粹,丝毫不在意其他人的眼光,顺其自然,无拘无束,也不必向世俗低头,但这一切的支撑是他们手里的公司和产业,他们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去无视这些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因此他们获得了足够的自由,活成了剧中的朋友们、也包括剧外的观众们羡慕的样子。绯闻又怎么样?记者发布会又怎么样?他们可以毫不客气地回敬过去。

回到男女主角身上,晶过的可以说是我们认知中非常典型的社畜生活,早上六点半起床上班,要忙到天黑才回家,因为同事们的不给力,水平高责任心强的她只好能者多劳,同时还要承受着更加工作狂的老板的训斥与压榨。在整个故事中,晶反抗了不止一次,但次次以失败告终,同时还不得不担上了更大的责任,最终,以一纸辞呈告别职场。

与芸芸众生相比,恒星看起来更加事业有成,他在酒吧附近开了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员工只有他一人,算是独立工作室。就算有这样一份算是自由职业的工作,他也无时无刻不在承受着之前帮人做假账的梦魇,于是有人就以此为要挟让他去帮公司偷税漏税,挣扎了十集之后,终于他反击了回去,把公司的所作所为报告给了税务局,代价就是毁掉了自己积累多年的名声和在会计这一行的前途。

就结局中的两人而言,是他们最接近『野兽』的时刻,去了自己喜欢的酒庄,喝着一直想要品尝的啤酒,去教堂听了钟声,但之后呢?电视剧没有拍出来的部分呢?两人目前都失业在家领失业金,以后的日子要怎样继续下去?电视剧没有拍,或者说继续拍下去就很难作为一部喜剧结尾了。

至于其他人呢?

酒吧老板塔克拉玛干逃离了都市繁华区,来到居民区开了一家不起眼的小酒馆,每天的客人也没那么多,但好在撑过了两周年,经营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但值得注意的是老板满头的白发,他已经在这个社会中挣扎了多半辈子,最后才顺从内心,来到这样一个平静的地方经营自己的酒馆。

晶的前男友京谷是地产公司的一名员工,剧集中对他的工作状态着墨不多,但从与晶的电商公司的合作中可以看出,每天也是作为社畜忙碌着,一方面是业务,一方面是公司中各种人际关系。

京谷的前女友朱里,因为厌弃职场上的纷争,在京谷家里宅了五年,后来终于尝试着工作了半个月不到,因为在上司施加的工作压力下频频出错,最终辞职,看起来潇洒,足够『野兽』,但与海寺夫妇跑去悉尼游山玩水不同,她只能躲在网吧里天天对着电脑打发无聊,最终为生活所迫,还是在拉面店找到了一份服务员的工作。

晶的同事们业务水平虽然不行,但也在逐渐成长,在最后,一直依赖他人的上野,也有了独当一面的能力。面对着晶辞职之后剩下的工作,不出意外,他们会在咆哮老板的压力下工作更长时间,搬更多的砖。他们最后能给晶的祝福,也不过是『下一份工作,也请加油』。

大熊掌握了会计部长所有的违法犯罪证据,但还是为了一笔全额退休金选择隐忍不报,当他把所有的证据撕碎丢下桥的那一瞬,我仿佛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为了生活苦苦挣扎的所有人。

从剧中的每一个人,作为观众,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在每一个人不经意间的话语,作为一名社畜都与他们通了悲欢。每个人都希望能成为『野兽』,但现实却不允许他们逃离,即使有了一段时间的离经叛道,也不过是在繁重的工作中得以喘息的一个长假而已。唯一能跳出轮回的海寺夫妇,是因为他们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可以向这一切说不。

其实回过头来才发现,这部剧的所有故事都写在了标题中——《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Panda Home

本文链接地址: 要成为野兽,首先要有经济基础

文章的脚注信息由WordPress的wp-posturl插件自动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