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9

谈笑风生又一年

居安

去年说的啥来着,用一门新的编程语言做个项目,其实这个 flag 算是完成了,但我绝对想不到这门新语言居然是 Java ,我一个 Python 程序员怎么就去写 Java 了呢?公司老板说,我们已经决定了,你来写 Java ,于是到我写下此文的这一刻,我有了多半年的 Java 经验。为了证明我做了一些微小的工作,还胡乱写了篇笔记,讲如何在苹果电脑上安装 Java ,算是在这个项目里不虚此行。

不吐槽编程语言本身,项目还是非常有意思的,基于 Kafka 搭建我们的数据管道,但主要工作还是升级,公司里用的那一套是三四年前的,版本太老,zookeeper 的管理乱的很,于是决定升级到最新版。在此期间从零开始学习了 Java ,了解了 Kafka 的生产者——消费者机制和为了性能采取了一系列措施,还试着写了写 Kafka Streams 相关的应用,得承认这一块端到端的 exactly once 做的还是挺不错的。

其他工作相关的内容就比较常规了,接需求->做需求->发布新版本循环,算是在新公司里尝试了“正常”的开发流程。

但以上都是次要的。

下半年,才迎来了真正的人生大事,十月底出门去一号公路和洛杉矶玩了一周,十一月抽空去结了婚,终于在认识我家领导九年之后,完成了最大的一个心愿,原谅我词汇匮乏,不知该如何形容自己有多么开心,整个结婚流程还是挺有意思的,作为英语文盲,还出了点儿岔子,好在当时在现场够冷静,假装没有看见登记处工作人员的错愕,顺利走完了流程。

还有一件关于钱的事,快到年底圣诞假期的时候,我们突然得知公司被收购,手上的期权终于不再是废纸的价值,虽然远远不如上市得到的多,但本着“蚊子腿也是肉”的原则的我还是愿意乐观接受。不过在湾区买房还是不用想了,也就是够多下几次馆子,改善改善生活。

思危

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并不是全部,过去一年因为一系列的事件,我不得不开始思考我们目前的职业前景、生活方式和以后未来将要怎么样。具体说来,一个是国内的 996 + 暴力裁员,一个是脸书华人工程师跳楼事件,劳资纠纷似乎无论在哪里都是难以绕过的一个问题,虽然湾区可能相对好一些。而这所谓纠纷的背后,则是作为一个员工竞争力的下降,但随着即将步入2020,我们也将到而立之年,探探脑袋,华为的35岁优化线就在眼前,同时,身份无定的梦魇也时刻缠绕着在湾区打工的我们,所以这边的外国人被扫地出门的风险也是挺大的。如何利用好接下来五六年的时间,让自己拥有按照自己想法生活的一部分自由,就成了当下的关键问题。

老实说,作为打工仔,在这方面属于零经验,人生阅历不够,同时也从来没有机会站到一定的高度审视自己当前的状态。但好在平时工作不忙,让我得空去各大网站论坛上划水,目前来讲总结了大概如下几个方面。

  • Side Project(副业)。这个不用多说,平时搞搞副业既能锻炼技术,也能有机会和不同行业的人打交道,多见见世面总是没坏处的。问题是副业如何能变现,人无钱不行,只靠情怀的项目明显是撑不了多久的
  • 理财。这个在知乎和微博上快要被讨论烂了,最近几年我在湾区这边也做过一些尝试,用了一些产品,目前来看还凑合,比放银行强。过阵子抽空简单总结一下,也希望能给在湾区的华人朋友们提供一些除了买房之外的选择。说到做到,简单写了一篇,很惭愧,就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 FIRE。在这里不是被炒鱿鱼的意思,而是“Financially Independent, Retiring Early”的缩写,这是我在今年才发现的一个新概念,但看 Reddit 上的网友们已经讨论得热火朝天,这个没别的说的,慢慢学习,即使最终无法达到“FIRE”的状态,相信这个过程也能为自己留下不少财富

以上三者总结起来其实在说一件事

What Is FU Money? …And How Is It Different From Your Emergency Fund?

新年快乐!